当前位置

: 首页头条 思想笔记 查看内容

求全责备

何鲁真 丘文亮 猎焦网 2015-7-10 12:51 500
摘要: 过去读了一些书,从中了解了一些改革的事情;同时近来想起我工作的学校进行过的课改,还有选手抄袭、贿赂跑奖等事件,5星文学网最近推出“三零赛制”,很是体会到了,我们国人对于不满的现状的确也希望改革,但又往 ...


    一颗小树苗长成参天大树,但对种树的人与旁人若都想它快快长大的话,反而会适得其反。而“揠苗助长”的结果便是萎死;还有,那种树者是有可能会放弃再种参天大树的想法的,旁人自是要为此感叹了。小树长大,很自然须得遵循其自然规律。

    过去读了一些书,从中了解了一些改革的事情;同时近来想起我工作的学校进行过的课改,还有选手抄袭、贿赂跑奖等事件,5星文学网最近推出“三零赛制”,很是体会到了,我们国人对于不满的现状的确也希望改革,但又往往求全责备。因此,有一位文学家曾经甚至说到过,中国太难改变了,即使搬动一张桌子,改装一个火炉,几乎也要血;而且即使有了血,也未必一定能搬动,能改装。不是很大的鞭子打在背上,中国自己是不肯动弹的。纵使事情改变太难,若是为了向前发展,也是需要改变的,自然要“摸着石头过河”,或者就是要坚持“老虎”、“苍蝇”一起打。
    很多时候,改变当然很迫在眉睫,然而尚未去认清须改变的原因和如何来改变,可想而知,实施改变起来便会阻碍重重、到处碰壁,也会被围攻,都有,“这阻碍”很重要的一方面便在涉及要被改变的人。所以我想,改变者做好其前期工作就相当有重要了,好比吃饭前要先有饭菜;接着还要做好宣传改变方案的事情,方可较为顺利一点的进行改变。中国很多方面的改革也需这样的吧。
    改变的过程中或改变之前,种种对改变的声音很是难免,也很正常;可在这儿,于是乎,不少对改变者奚落甚至到了反击的话,那是杳杳而来。不理智的奚落与厌恨的反击,也会动摇改变者去改变的决心及冷却其发声的诚意。且回首11年里,“韩三篇”的连发,作者的好意应是促进国人在“改革、民主、自由”方面的探讨,寻求真知而取得前行。可出现诸多“倒韩们”了,作者一下成了“公敌”,我又想,就是“倒韩”也无多大问题,问题却是不少旁人却转向作者本人的讨论,像语文写作上的跑题,是不能写出好文章的。可能也有其它原因,现今那文章的作者在他的博客中极少写文章了。当然这样的事不在少数。确是,推进改变,总要有所妥协,有所“牺牲”,甚至要流血。今人和后人对这样促进改变的人,更需敬畏,而对死去的革命者更当悼念,缅怀,以此勉励自己继续朝着先驱追求光明美好的道路励志前行!
    就在弄清为何改变和如何改变之际,纵使被质疑,甚至是禁止讨论、牺牲流血,然而正是有这一个敢于弄清的过程,是实在的在寻找解决问题的做法。在我看来:原先胡适先生主张的“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促进现今的深化改革也到时候了。弄清事情的真理是一个过程,没办法一时之间搞得彻底清楚,如比,“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再次,改变的过程里,又将会出现新问题,发现新问题,遇上新阻碍,或再引出旧阻碍,这时必须接着进一步弄清,进而继续更好的改变。世上固然没有一出现就是完美无瑕的事物,就好像现在的苹果手机在此前也经过了多次升级。总是等待改变而非去改变,后果便只要一条路,这就是死路,或者就一潭死水、停滞不前了。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中国未来的发展确也很需要这种“活水”。当前文化强国的建设,何其不应这样来搞?!
    几点钟前看了《批判易白提纲》、《易白回应〈批判易白提纲〉》,原本想去睡觉的,而在看过其后,联想到一点事情,忍不住写下了上面的所思所想。至于“五星文学网和其总编易白如今突然变换比赛规则,原本每年一届的大赛被改成3年一次,且征稿期长达3年,且开始宣传时的奖金(金奖是10万元,银奖是5万元,铜奖是3万元奖金)和各种福利全部取消,”这不是明显的诈骗吗,对此,易白先生已作了对已参赛和将参赛的文友作家的回复,显然我没有多大必要再浪费笔墨了。《支持易白,保护5星文学网》中,张建学先生很是支持5星文学奖首推“0”奖金赛制,不提倡为金钱而写作;在我也支持,倒也认为这是易白先生前无古人的文学改革,假以时日,将来能够打造出“中国诺贝尔”,又切实推动着中国文学的向前发展,就是对中国新文学的贡献了。
    改变有阻碍,风险,也有牺牲的。但改变却是为了向前、更好的走向前去,来迎接更美的明天。袭来的冷言冷语,可不必管,对于眼前的重重阻碍,就须排除。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这句话是为与敢于改变者共勉!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发表评论

最新评论

引用
山青石
山青石 2016-6-9 15:02
支持支持
引用
庸人
庸人 2016-1-29 12:42
改革是强国之路,支持

查看全部评论(2)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