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头条 写作探讨 查看内容

谁规定“文学教父”必须很老?

何鲁真 丘文亮 猎焦网 2015-7-10 12:47 389
摘要: 昨天深夜上了一下四川文化网。在“文学教父易白 · 新闻专题(2015.06.11)”的下面评论中了解了其中一派对易白先生的声音。本来呢,任何新生人事的最初出现,或点赞、或差评与或路过,原本也正常、不足为奇。但是仍 ...


说话上,中国人都有一个奇怪的特点,就是明知对方吃过了饭,当与他打招呼时还会这样说道,吃了饭没有?而得到的回应也是,吃了。你呢?我想,世间会循环往复甚至恶性地出现一些事情,而要促进这些近似无聊的事情的解决,显然也没有别的方法,只有做做重复性的工作啰。

昨天深夜上了一下四川文化网。在“文学教父易白 · 新闻专题(2015.06.11)”的下面评论中了解了其中一派对易白先生的声音。本来呢,任何新生人事的最初出现,或点赞、或差评与或路过,原本也正常、不足为奇。但是仍见上面提到类似这个特点的中国人的奇怪特点——————我们读者甚至有不少文学批评家潜在或是显性的文学批判,或通俗的说法便是,对文学作品的看法;其次再有对易白的了解,所以就来再说一点这样的事情了。似乎、其实是,这奇怪的特点一说来,外国也有,不过中国是八两罢了。

自然,这一派多为“倒白”们;实际上我看来在“挺白”们中亦有之。“倒”并非带有恶意,也不乏有意攻击,究竟原因还是个人的偏爱;“挺”也非都是认可,但多是有所肯定,到底的原因也有偏爱,但能爱得理性多一点了。

 

1.诸如(邪能压正•6小时前)“歌没听过 ,但看过易白的文字。所谓的读者俱乐部,你让人家读你的什么?那么稚嫩肤浅混不吝的文字,能让人读下去吗”的问题。

答:

   请问这一类朋友,您们看过易白的作品有多少;又是否多以一目十行的神速去泛读他所有的作品;再者是不是评价易白的作品是看自己的胃口而定:觉得好就是好、看他不爽就是不好?!若这样,好比凤姐在损顾城的诗歌,起码读者对作者应有的尊重都丧失了,何谈对于作品表现出应有的敬意。为何会是这样,我想,实在是当今这个快节奏生活、风气很浮躁的社会下,多数大伙为生存就得奔奔波波了,快餐式文化未能抑制却愈发严重,所以易白先生是要大度一点了。诚然又是,中国人不读书,关键原因又归结为生活所迫,我看去,这总还是替自己找借口之多矣!而今,在个人身上,能做到的是平常忙碌的工作生活中,那怕睡前看几页书,那怕在手机上了解资讯,那怕在手机上阅读文章,力量虽小,更多人做时,中华民族读书的风气自然可好转一些。

   我又在想,难道就不允许一些读者这样说易白的作品呢?说它,“那么稚嫩肤浅混不吝的文字,能让人读下去吗?”诸如此类的,虽在人之常情之中,却有意伤害着作者的心、还误读更多人那样,罪过就大了。因而,我认为:评价文学作品还得基于真正阅读与感悟了其要义,得出它不好的结论,倒在其次。否则就会有这些了,“那么稚嫩肤浅混不吝的文字,能让人读下去吗?”或,“这是个邪能压正的网站,啥都别说了。”,因而,现今很多读者评价文学作品也走向了边缘化,极其个性的、带着娱乐的甚至个人偏爱的;其实评价语言不过是工具,未来中国乃至世界对文学作品的评价语言会趋向这个变化发展的趋势,然而其宗则是不变,基于真正阅读与感悟了其要义。

过去学习过评价文学作品方面的知识,虽是少;也或多或少的想过,“如何评价文学作品”的问题。在我了解相关的情况上,在当今,中国有几个批评家真正尽可能的做到客观的科学的长远的去评价一部文学作品呢。实际上五四文化运动的期间,后三、四十年代中,文化界的批评家又是怎样做的呢?!批评家更是一个读者,做文学作品的评价,断然离不开先精读文本,纵使该文学作品听别人说很垃圾,在你做出中肯的文学评价上就必须如此了。如今却要质疑一下,诸如周国平先生靠嗅觉就能嗅出作品的好坏,亦似狂人历史学家的李熬老先生之流,这样真的能嗅出一部文学作品是好还是坏呢?!岂不,诺贝尔文学奖评选组的工作应是轻轻松松的啰。“中国每年有多少比赛活动?有几个比赛评委真正做到问心无愧?有几个获奖选手敢拍胸膛说自己代表国内顶尖水平?又有几个比赛评委和获奖选手敢公开接受全国挑战?”看得出,易白先生的这种感概是实有原因了。据说,我们中国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的莫言先生获奖,含有政治因素在内。勿论政治,那么一部文学作品若是没有“政治”的痕迹或者活动显然很少的,只不过我们这样的文学作品少得多。真正优秀的文学作品,必定超越政治,而在文化的高度上审视社会的各种存在。可惜迄今为止,中国这样的大作品在受到我们国家的审查部门的监视下面,少产、难产或流产。

攻读文本之后,文学评价还得有把尺子好好地考量一番,而后方可做出中肯的符合该文学作品的文学评价。说到文学评价的尺子就多了,英国的、法国的、俄国的、美国的,中国的,等等,拿哪一把尺子来考量也是一个难题。由此可知文学评价难做、很难。要不然从五四到现今,中国就出了很多响当当的批评家啰。而同是一部文学作品,你用英国的尺子一量许是不错的;若用美国的尺子一量却是欠佳甚至很坏的,可见找到评价文学作品的尺子并非崇洋媚外就能做好文学评价,当然也非用了本国的尺子就能做好。文学作品实在是有其独特性,这是需要运用智慧与科学的眼光来看待,找到评价其文学评价的尺子;文学作品总是闪烁着民族性的本性,就算它用了意识流用了后现代表现主义等等,总还是根基于民族的。我想,依据本部文学作品所属国度的文化倾向、文学评价的主流及其文化影响力去评价,到底是不忘本的,饮水思源的做法,应是客观的、中肯的与具体的。“真正有思想深度,真正有文化内涵,真正有哲学责任的作家榜单,我认为应该通过阅读价值、思想深度、知识贡献、作品影响等多方面因素综合衡量,作为榜单排名准则。”,显然与时下作家排行榜的依据有不小的差异,在我,易白先生的,“思想深度、知识贡献、作品影响等多方面因素综合衡量”,与我在这方面的看法基本上是一致的。

 

2.诸如“(挺老白•18小时前)刚读过易白的文章《挣扎》,文笔和思想相当聊(字误,应是“了”)得,没让我失望。无论别人怎么评价,我都一直挺你!”的问题。

答:

“刚读过易白的文章《挣扎》,文笔和思想相当聊(字误,应是“了”)得,没让我失望。”看了挺自己的白粉,易白先生应该是欢喜吧。啊哈。然而我却还要追问:这一类“挺白”们,有没有用心读易白先生的多少作品?却寄予他这么给力的支持,“无论别人怎么评价,我都一直挺你!”有的,有时,“挺”也有盲目从众。固然,对待新生的人事,是该多扶持,而非文人相轻,还有互捧,“捧”也有走向“捧杀”的田地;“轻”本不好的多,但多“捧”亦会反向发展,那还是该“捧”的要捧,“轻”则不要轻易轻。

“他倡议中国作家不要过于膜拜国外的文学奖项,易白认为中国是个大国;强国。易白大力主张打造属于中国的诺贝尔。”其一,“中国作家不要过于膜拜国外的文学奖项”,着实是八十年代以来中国文坛上的一种越发奇怪的文化现象,想要诺贝尔文学奖想疯了!打造中国的诺贝尔文学奖,我看实实在在还是一个很难的问题,若文学作品涉及到了政治问题,呐审查部门就不会那么冷静了。

几年前,韩先生说过了,“文化大国”。到今天,为这文化大国,我们的督查老爷们做了什么方面的改善,为打造中国文化大国开辟一片新天地吗?!在这里,易白先生认为中国是个大国;强国,由此可见,易白先生还希望出现“文化强国”。先后顺序是,先“大”后“强”,如今“大”都难起来,所以易白先生的“文化强国梦”,所要走的路那就还很漫长了。然而一个被称为军队学者进军文坛的易白先生,怀抱着一个“打造属于中国的诺贝尔梦”走来了,应该是高兴的消息。

看得出“挺白”不少,“倒白”虽有之,但为自己也为他人的人,我想很是需要挺一挺他的,点一点赞的。在此就让我拿出几千年前屈原先生说过的话,“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在“打造属于中国的诺贝尔梦”的面前,共勉前行,走向光明!

 

2015.06.12.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