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头条 纪实文学 查看内容

神奇的龙洞

两棵树 2017-2-15 22:56 274
摘要: 看龙洞,到甘肃陇南来……

《神奇的龙洞》

                                                         /刘再义

    龙洞,因洞内有很多条栩栩如生的石龙而得名。

    龙洞,位于文县桥头镇西北20公里处的龙头山腰,系洋汤河支流燕河的发源地。洞外三面环山,东与天池主峰天巍山相望,西与高楼山毗邻,北靠松山(海拔3200米)。龙洞奇美,是一处绝佳的景致。

    龙洞处幽僻,很少有人深入探寻。虽然,我的家乡各达地村距龙洞沟仅三公里路程,但由于多种因素,自己从未亲自进入洞中一饱眼福,故此这成为我的一个心结。农历丙申年的最后一天——大年三十,终于有机会造访龙洞了。约上同村的建雄、旭光等二十多人结伴从各达地向龙洞进发。沿着布满荆棘的羊肠小道西行,途经欧乡约(明清时乡中小吏,负责传达政令、调解纠纷)故地欧家丫豁儿,下一段急坡到了门子坪后,全是平坦的农机道路,再走半个小时到就到了桥头镇最后一个自然村王家庙。继续走二十分钟到达龙洞沟阳面,“已是悬崖百丈冰”迎面扑来,急切的心情,促使我们披荆斩棘,踏着残雪,猴子般攀爬过几块嶙峋怪石,便到了龙口,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神秘的龙须—那是从龙洞里喷涌出来的水而结的冰,冰融化后,便是飞溅的瀑布,“龙须”飘洒,呼云吐雾,胜似仙境。

    我们头带矿灯,打着手电,从龙口进入了龙洞,龙口是一间房屋大小的空地,溶洞上渗出的水滴,在洞顶上现形成倒挂的冰针,在沙滩上堆起一座座冰柱,形态各异,巧夺天工。孩子们的尖叫声,“噗!噗!噗!”惊走了几只蝙蝠。我们从石门的第一道门而入,在灯光,手电光,手机光的掩映下,从龙舌流出的溪水清澈见底,水潭中五彩石闪闪发光,娃娃鱼见光后躲了起来,洞壁如千年鳖甲,石笋星罗棋布,钟乳石倒立悬垂,奇幻迷离、似雕似塑、气象万千,洞内忽亮忽暗,忽宽忽窄,洞黑的伸手不见五指,有些阴森森的,各种神灵鬼怪般造型的石,让人感到害怕;继续前进入第二道门,几个调皮的小孩 ,勇往直前,我们有些跟不上,洞窟高低错落,窄处只能容一个个人弓下身子,几乎在匍匐前行,十多米后;进入第三道门,稍稍开阔些,可以站起来息息身子,抬头望去,只见洞壁上以菩萨像活灵活现,石座下的水潭波光粼粼,分明是一个莲花台;继续前行,几乎在水上爬行,十几米进入第四道门,稍稍升起腰,洞壁左面一排又有三个子洞—蟒蛇洞,仅能容一个人爬行,很陡,又没有把手的地方,无法前行,深邃莫测;继续沿主洞前行,五六米远,只见一潭水,泉水咕咕作响,洞渐渐变小,看似深不可测。根据我们走访的当地一位七十三岁的阴阳先生段师的描述,六十年前他跟随祈雨先生马端公(也就是他的师爷)给连花瓶取水之地,应该就是这里。每当天干火旱之年,当地的百姓都会来洞内祈雨,点燃火把,打上马灯,带上大公鸡,打着羊皮鼓,在法师的带领下进洞,每走一道门,洞里好像山洪暴发,潮水向人涌来,法师就朝前扔一颗鸡蛋,大水退去,继续前行,共走十二道门,就到了这个地方。在这里做法事,祈求龙王神降雨,取水人走出洞不久后,大雨就会降临,就在第十二道门的那个地方,隐隐约约听到马连河畔的鸡鸣声、在洞壁四周“到此一游”、“天下神洞”等字迹清晰可见,我们正看的津津有味,然而矿灯和手电的光变得暗了,手机的电池也不多了,这才发现游了近一个多小时,带着意犹未尽的心情原路返回。

    出洞后,下山三十几米,向西走去,那里是著名的“石桌崖”,因大山前有一石桌而得名。继续走二十米,就到了龙洞沟的姊妹沟——十缸沟,在一条由三个百米高的石梯级组成的深沟里,天然形成了十口石缸,因此而得名。顺沟而上,第十口缸后矗立悬崖峭壁就是“阎王崖”,绕道翻山后面,钻过“狗洞”就到了“天桥子”,沿“熊猫洞”位置向东走,经过“红蚂蚁”洞、“佛爷崖”,再转过山角处的“野猪窝”顺阴面下山,又回到了龙洞沟;顺“石桌崖”继续西行,经过“手把崖”、“三台子”、“石鼓坪”等景点,就到高楼山的大湾门了……。

返回途中,本想去走访一位龙洞山下的罗老太太,不料老人家腊月刚刚去世,享年94岁。经过“门子坪”时,看到大地主李迎春古宅转角楼已只剩一些残墙破瓦,雕梁画栋不见往日容颜,门前照壁前几天被推翻,百年古墙奄奄一息,仿佛在呻吟……。

远房俵哥永福和侄子仲文,早已准备了热腾腾的当地黄酒、丰盛的农家菜在等我们,他激动地给我们朗诵起他的《龙洞十缸颂》:“远眺石山云雾浓,龙仙分居两沟中。仙驾龙游石缸水,人间奇景在洞中。奇山异水无人问,身居金山受贫穷。仙洞龙缸互映衬,悬崖峭壁瀑布生。有朝一日梦初酲,定招八方雅儒人。阎王台上奏玉帝,美梦成真夙愿成。”在交流中,看到他眼里流露出既自豪又淡淡的忧伤:“这方风水宝地藏在深山无人知晓,我们祖祖辈辈在守望着她,这几年交通改善后,来龙洞沟的游客渐渐多起来,一些游人走的时候,想方设法把洞周围的黄杨树、红豆杉、枇杷树等珍贵树木挖走了,无序游玩,洞内一些岩石被破环,有的甚至被带走,最可惜的是“龙潭”等景点正在消失,我们无能为力……”。

    夕阳西下,我们行走在王家梁上桦树林里显得阴森森的。在心里涌现出一连串的问号:龙洞沟与天池山水相连,天池又与万象洞相连,二郎神与洋汤爷大战留下的“池沿”,为何在洞对面?他们之间有怎样的联系?洞外乱石如林,与当年的那场地震有没有关联?“石岗”、“石桌崖”卡斯特地貌后面隐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故事?桥头镇是人类活动较早的地区之一,历史悠远,文化厚重,境内发现新石器马家窑文化和大兵寨遗址,桥头坝是汉魏时的阴平治所(《文县县志》记载)。这些未知之谜让这处钟灵毓秀之地更显神奇……

    暮色苍茫看劲松,乱云飞渡仍从容。 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感叹天地之造化,将龙洞造就得如此逼真传神,成为一处深藏深山闺中的胜景。我相信,随着文县旅游业的迅速发展,龙洞和石岗的神秘面纱会被一幕幕揭开,古老神奇的故乡会迎来灿烂的明天。

 

 

 

作者简介:

    刘再义 ,男,汉族,甘肃文县人,供职于陇南市扶贫办,全国电商扶贫主题歌《电商时代》词作者,先后在《今日头条》、《每日甘肃》、《陇南日报》、《青年文艺周刊》和《文洲》等报刊杂志发表诗歌、散文、通讯多篇。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马上播放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