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头条 写作探讨 查看内容

梁振杰:关于“赛制舆论”的个人见解

梁振杰 admin 2015-6-28 03:10 398
摘要: 5星文学网一直以来都是非营利性的文学交流平台。有舆论者声称起诉5星,我觉得相当可笑。舆论者并未看清性质就进来大闹一通,其不过是为“金钱奖励机制取消”而动怒,是不是反应过度呢?上面三段话,我用一句粗鄙的话 ...


【编者按】“5星文学奖”在5星文学网(www.5xwx.com)于2014年9月1日开始征稿,主题、体裁、字数不限,征稿期为一年。而最近因为各种问题,评委叫停赛制。经过商议,总编室决定采取“三0赛制”(即征稿期改为历时三年,得奖者0奖金、评委0薪酬、编审0薪酬)。赛制一提出,掀起一股舆论风波。

 

最近,关于“三0赛制”的事在5星文学网里闹得沸沸扬扬,作为一名编辑,我实在感到无奈。在5星文学待有7个月了,我利用自己的空余为作者审核稿件,与读书、写作三件事并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事情。在5星,我没有要求拿酬劳和稿费,也未想过得到高的名誉或厚重的收益,因为在审核稿件中我不断地提高自己的文学审美水平。当初前来面试时,我的朋友梁晗说:“稿件是作者的心血,你要认真对待,别像现在某些文学网,编辑为了拿可怜的提成,不管青红皂白叫别人签约。”这句话我一直记着。

后来5星逐渐发展,编辑队伍里注入许多新鲜血液,而且在定位上也更广泛了,比如5星党支部。说实话,其实我在这里还是有些个人意见的,我觉得编辑考核制度还不够严格,所以很多编辑开始长牙舞爪,后来都放弃了日常审核稿件的工作,有些则不见其文学作品,只见其在交流群里说话罢了。关于党员作家,我是比较反对的,因为我支持“文人不立政”。但后来一想,编辑队伍的事在所难免,毕竟这种义务并非所有人都甘心去做,即使我本人也有过较长时间没有做好编辑审核工作;收“党员作家”,是5星总编室的意思,我的工作是对作者负责任,二者不矛盾,正如我作为一个作者,写自己的文章与邻桌无关,5星文学网是一个文学交流平台,没有必要彼此对立,水火不容。

 

说回“三0赛制”的事吧。个人认为,总编这样做法,源于太多人想通过私下谈判、非公正渠道获奖,尤其是一些有名的人,此类行为在中国屡见不鲜。所以有些文学比赛,不见得作者写得多好,但硬是评奖了。这还不是最恶劣的情况,令人悲愤的是,前些年莫言拿了“诺贝尔”文学奖后,有传言说因为评委当中有一中国人,而他受莫言的支持者贿赂,最终使之得奖的。也就是说,一些人手段低劣而赢得比赛不恐怖,恐怖的是当这种观念人所有之时,对于那些真正靠实力得奖的人,舆论就显得相当害人了。

我认为,这正是“三0赛制”突然改变后,如此大反响的原因之一。敢问那些大反响的人,你们作为参赛者,是否有很大把握确定自己能拿奖了?5星文学奖一未收取任何参赛费用、二未说明作品一旦参赛不可退出、三未限制作品参赛期间不能往其他文学比赛投稿、四并非海选结束后改赛制。当一名好的作者,应首先把重心放在创作上;二是以文会友,以友达文;三是积极参加各项投稿征稿活动。其中后者并没有把写文赚钱与气节相对立,更没有必要把某个比赛看得太重,因为创作者完全可以多创作去投不同的文学比赛,同时投稿向某些刊物以写文赚钱(在创作者有足够的能力下)。

有的人认为,5星文学网突然改赛制,是出于资金不足,进而他们剑指网站总编,直接人身攻击。我对这种人感到畏惧。理智者,应以事论事,实事求是。舆论者可以怀疑网站资金不足,但这并不意味着他能以此诬人。我等编辑承认5星文学网尚年轻,改赛制之前并未做好足够调查,这里实感抱歉,但现在网站已经开展了调查,重新改动,一切等数据说话。

5星文学网一直以来都是非营利性的文学交流平台。有舆论者声称起诉5星,我觉得相当可笑。舆论者并未看清性质就进来大闹一通,其不过是为“金钱奖励机制取消”而动怒,是不是反应过度呢?

上面三段话,我用一句粗鄙的话来说,就是“在这个既能立牌坊又能当婊子的年代,婊子眼见大款成了牌坊,自己不爽,却不让良民去立牌坊。”

 

有舆论者指责国际作家协会,怀疑其权威性。对于这类人,我只能说“闲着多读点书罢”。在我国,似乎必须“官方”的东西才有权威性,因为那意味着有国家认可。殊不知在国外,许多东西反而是“资本家”撑起的,价值观存在偏差我觉得是可以原谅的。国际作家协会注册于香港,志在吸纳一群真正终于写作的作家,也就是我前面说的“以文会友、以友达文”而已。国际作家协会一方面堂堂正正注册并被相关机构允许,另一方面没有牵涉他人实际利益或利用其名义去进行不良勾当,请问该协会何弊之有?

关于5星文学奖延期的事,我其实也纳闷。不过转念一想,反正作为参赛者没有什么损失,因为如上,这段时间作者依然可以给刊物投稿、参加其他文学比赛。同时我亦希望5星文学网总编室在征稿期内多安排一些如擂台赛、选拔赛和晋级赛等比拼,否则3年征稿期海选的话,的确长路漫漫。

再而,综合各项舆论其目标都只有两个,一是对易白本人,二是对5星文学网的相关团体(如编辑队伍、国际作家协会)。说白了,舆论者没有提出建设性的观点,更多在于“破而不立”。友好地说,我认为5星文学网更需要的不是舆论者指责,而是提出如何改进,通俗地说,舆论者说了那么多“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而且关于易白的称号和头衔,并非虚设的,我本人就听了无数次他的歌曲《梦想的笔》以自励。成就,乃有易白总编的作品可鉴。5星文学网不会封杀言论,让大家的言论留于此,等时间辨孰是孰非吧。

 

作为一名普通人,我无须承担过多名誉之称。所以我敢、亦有足够证据认为,这种“舆论”实际上是有个别原因的(不否认有些作者的确对“三0赛制”有意见),然而这只是众多大陆中的一块土地,体制改了又如何,能得奖者,到哪都能得。

以下是我从不同渠道收集回来的图片,信不信由各位:—————————————————————————————————————————————————

       


—————————————————————————————————————————————————

上述言论中,部分创作者能有如此心机——相信各位终于明白何谓“文人不立政,政场无文人”了吧。中国文学界的“上层社会”里,也许有名副其实的学者和作家,但更多的是成帮结派的“羽”,在此不方便论证,更佳亲身体验——各位加入一个地区性组织(XX协会、XX学会、XX联合会)就明了。用言论歪曲事实,臆测事件中人物的动机,排除异己,这就是中国当代的“官场处世之道”吧?

 

袒护5星文学网,是因为我在这里8个月,我相信这片土地会开花结果。我在这里收获了许多有水平的文友,这也才是5星文学网的意义。

最后,我不妨用人格担保,上文纯粹是我个人意见,因为很快有人怀疑我是受唆使的。但熟悉我的人应该明白,我支持自由写作(对事不对人,服理不服情),不入党不进团,不会因为某些心术斗争而花时间写文对政,没有自命清高认为“无欲则刚”(我也赚钱,包括投稿和从商行为),撰写此文,只是觉得“利益是块石头,精神是一颗鸡蛋,两者相碰鸡蛋碎,但鸡蛋才会孵出生命。”




执行编辑:犬 儒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