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头条 查看内容

“我经常会找一部好电影认真欣赏,也特别喜欢看好的照片。 ...

笔若 2019-4-19 22:52 107
摘要: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阅读方法、视角。作为文学创作者的作家、诗人,往往有着各自特别的阅读之道。时值4·23世界读书日即将到来,4月18日下午两点,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在成都言几又书店(IFS旗舰店)主办了一场名为“ ...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阅读方法、视角。作为文学创作者的作家、诗人,往往有着各自特别的阅读之道。时值4·23世界读书日即将到来,4月18日下午两点,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在成都言几又书店(IFS旗舰店)主办了一场名为“从阅读挖掘宝藏,让文学滋养人生——2018·名人堂获奖作家、诗人阅读分享会”主题活动。包括阿来、李亚伟、蒋蓝、胡亮、李永才、凸凹、程川等多位川籍重要作家、诗人相聚一趟,畅谈他们多年来的阅读之道。这些作家、诗人分别是2018·名人堂“十大作家”、“十大图书”、“十大诗人”上榜者。

谈读书日

为纪念两位作家而设立

阿来对世界读书日的认知非常全面而细致,他在现场娓娓道来:“‘世界读书日’全称为‘世界图书与版权日’,又称“世界图书日”,其设立目的是推动更多的人去阅读和写作。为什么要将世界读书日设在4月23日这一天?因为这是两个大作家的忌日,是为了纪念他们:一个是莎士比亚,一个是塞万提斯。”阿来甚至能背诵出世界读书日的设立目的:“希望散居在世界各地的人,无论你是年老还是年轻,无论你是贫穷还是富裕,无论你是患病还是健康,都能享受阅读的乐趣,都能尊重和感谢为人类文明做出过巨大贡献的文学、文化、科学、思想大师们,都能保护知识产权。”

在国内,每年围绕世界读书日,都会出现一股建议读书的热潮。而在阿来看来,“其实对于任何人,读书就应该是一件非常有乐趣的事情,不需要别人来苦口婆心的规劝。现在作家规劝人们多读书,就好像是在强制推销自己的书一样。天下真正的乐事,都是用不着规劝的。而天下最大的乐事之一,就有读书。像我今天刚从大凉山回到成都。在大凉山的时候,天气好我在山上读书,天气不好我在车上就带着书。”

 谈互联网

对阅读能带来很多便利

随着信息载体革命的深入,阅读的概念越来越宽泛。广义的阅读载体包括文字、图片、视频。对阅读、信息载体的革命,阿来抱有开放的态度。比如他认为,互联网、移动终端的盛行,只要利用得当,对阅读其实能带来很多便利,“比如说我,经常出差,只要有信号我就在手机上的移动客户端读书,最近从《二十四史》读到《元史》。这些史书有很多卷,要天天背身上,不太现实。但是,手机网络一打开,就能查看。而且电子查阅还很智能,一个人的名字在一部书里出现了多少次,都可以快速统计显示出来。”阿来感慨:“互联网带来的技术,能帮助我们迅速找到自己想要寻找的有价值的精神资源。就像我们随身带了很多座图书馆。有人认为互联网会带来传统文化的某种撕裂,其实,那跟互联网技术本身无关,而是人自己的问题。”

 谈网络视频

不感冒未经加工的热门

对于影像艺术作品,阿来也是一位欣赏者,“我经常会找一部好电影认真欣赏,也特别喜欢看好的照片。”他甚至直接投入到电影剧本的创作中。但他对网上出现的“未经加工,随便找一点儿噱头就形成的热门视频”不感兴趣,“如果真的想看原生态,那么你去站在街上,直接去欣赏社会全画幅,360度就行了。为什么换成小画幅再加一点噱头,就吸引那么多人?这是值得反思的。”

诗评家胡亮:

阅读与写作要学会发挥“集”与“用”

阅读与写作,一个输入,一个输出,往往是相辅相成的动态平衡关系。写作往往从阅读开始,而写作又会反哺阅读。在4月18日的分享会上,诗评家胡亮坦言,阅读与写作是“跟我的生命息息相关的两件事。”

“我个人认为,阅读是每个人,尤其是一个作家的基础性需要。”但阅读不能是盲目的。胡亮说,在阅读和写作的过程中,要学会发挥“集”和“用”的主观能动。“集”就是包容多元思想,集很多的思想;“用”就是将阅读所得熔铸成自己的营养。

90后诗人程川:

阅读与写作像插座与插头通电的一瞬间

从陕西来到四川的90后作家程川,读高中时开始读诗。“在我们那个比较偏僻落后的小县城,我们能读的诗集,都不是很新的作品。但是依然深受影响。”随着阅读的深入,程川开始了自己的写诗之旅。

从阅读他人,到写作自己,经历过怎样的信息、营养的转换?程川说:“阅读能够实现我们在现实生活中不能实现的一种禁地,而写作能够满足我们的某种需求。阅读和写作的关系,很像是一个插座和一个插头通电的那一个瞬间,这个过程虽然看不到,但是能量的转换是很奇妙的。”

作家李亚伟:

读得少或者偏窄,创作是会反映出来的

32年前,20岁出头的李亚伟把他4年的中文系读书生活,浓缩进一首《中文系》诗里。他找到了自己的写诗表达方式,语言纵横捭阖,没有矫饰。

4月18日的分享会上,李亚伟说,当代写作者有很多类型,但都离不开阅读。“不读,读得少或者偏窄,你的创作是会反映出来的。有的诗歌爱好者,只读古诗词,有的只读纳兰,唐诗宋词都没有好好读完。读完他的作品你会发现,某些写得好的,也只是沧海一粟。”

还有那种时髦性阅读,“我的一些朋友,有段时间腋上始终夹着一本诺奖获奖者的书。我说句坏话,从创作角度,你不是一个开阔的阅读者,肯定就不是一个有创造力的写作者。”

作家蒋蓝:

对纸上书和大地书进行心证,书就读通了

诗人蒋蓝在散文界突兀式崛起,形成了一道炫目的应接不暇的奇景。他的文本、文体和身手,被一些作家同行命名为“超级写作”。

蒋蓝最近在搬家,累得筋疲力尽,因为书太多。“我一直在做笔记,做了十几年,一般读的书都要做笔记。”蒋蓝分享,这个习惯很有用,它可以强化你的记忆力。“我采访了很多学者,你会发现特别强的学者,往往能把纸上书和现实之书进行一个很好的结合,他们绝不是书呆子。我们以前传统的读书人,读到最后能够倒背如流,但是有什么用呢?读书有个实证的问题,把纸上的书和大地的书进行实证,这两本书读通了,通过你心证的书,你很难忘记,它全是活的。这样的作家通过这样的读法,写出来的东西一定是鲜活的,一定是言之有物的。”蒋蓝说。

作家凸凹:

只有阅读,才能打通各种文体的关节

凸凹既是诗人也是小说家,在他看来,阅读与写作的关系肯定是一种投入与产出的平衡。

“没有阅读非常的投入,就没有很好的产出。阅读也只是投入的一种,它还需要体验、经历乃至行走等等,包括自己另外的一些付出,总体的投入才有写作的产出。作为一个写作者,一定是个阅读者,不管阅读的是什么样的书籍。我以前是写诗歌的,作为诗歌的在场者,后面转向写小说。在写作之前,我要读很多小说,古今中外很多很好的小说,如果你不读,你就不在场,真的就是无知者无畏。读了之后你才能够有自己写作和艺术水准的坐标,写作驾驭的时空坐标。从阅读中才能知道自己,才能知道世界。也只有阅读,才能打通各种文体的关节,在自己的世界里行走。”(采写:记者 张杰 吴德玉 实习生 刘可欣)

来源:华西都市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相关分类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