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头条 文学之路 查看内容

【原创】池横小说《85----1000》南京馄饨

池横 2019-3-12 09:45 85
摘要: 凤前街有家馄饨店很出名,慕名而来的食客们长年不断。我每天路过那儿,店里总是满满的人。我从没吃过他家的混饨,这一天我站在他家门口。热气腾腾的馄饨,能飘出千里清香?周围的邻居和路过的人拥挤,显得他家生意特 ...
        凤前街有家馄饨店很出名,慕名而来的食客们长年不断。我每天路过那儿,店里总是满满的人。我从没吃过他家的混饨,这一天我站在他家门口。热气腾腾的馄饨,能飘出千里清香?周围的邻居和路过的人拥挤,显得他家生意特别的好,每天都排不上队。总是在他的店门前摇晃。
老板个子不高,身板脆弱的很。他一见到我,龇牙咧嘴满脸堆笑,连胡须也放开了胸怀。我猜疑昨天他是否中了体育彩票,有500万元的钞票做底气?他为什么见到我有这样的信号?
我用眼睛扫着他门前菜单:
“老板,来碗大碗馄饨,打二个水蛋,再来块圆饼。”(水蛋:鸡蛋在沸水里打开煮熟)
“好的!”老板一边忙着下的混沌,一边答着话。
“一共多少钱?”
“馄饨八块,两个水鸡蛋四块,圆饼四块,共计十六元。还要辣油啊?”
“少放点吧。”我轻轻的回答。
“你用微信支付还是用支付宝支付?”老板扭过头来问。
“支付宝吧!”我脆脆的回答。
陈老板指着身后的一扇墙面说:“那儿有二维码,你扫一下就行。”
我扫完二维码,进屋入坐。
屋子很小,厨庭混合,一分为二。两块长形白皮铁板固定在墙面上,算是桌子,六张凳子,客人背靠背坐下。他门前,人行道也放了几张方桌,人坐的满满,几乎是老客。吃馄饨的人不是太讲究环境,风风火火的能坐下来就行,吃完就走。
一大碗馄饨端来,一把池勺靠在碗边,热腾腾雾气,飘出清香,馄饨碗落下,我见一碗清汤,漂满了活性水母,大大的脑袋穿着姑娘的裙子,漂浮着,水波涛涛,晃荡着身子,香味穿过空气,红红的辣油像在池塘中穿梭,诱惑无数食客食欲大开。
“还要辣油啊!自己再放点。”
老板指下白皮桌面,我才看见四个小罐子,放了青蒜叶,小虾皮,腌制好的榨菜,一罐子辣油,一卷餐厅纸。清清爽爽。罐子外面擦的干干净净的,发出耀眼的光亮。
我舀了一勺清汤,放在嘴里,原来清汤是搅过骨头汤,鲜美透明。我用勺子舀了一勺香蒜叶,朝碗里一洒,绿叶漂起,青白两界,又一勺子榨菜,一勺虾皮,搅和,鲜美的香味让人流出口水。
一个中年妇女抱着孩子坐在我身边凳子上,哄着孩子。
“陈老板,来碗中碗馄饨,我不要辣油。”
她搂着孩子,摇摇晃晃,一只脚颠着,似乎想让孩子入睡,孩子仍然哇哇的在哭。
“哦一陈老板,能不能给我快点,我孩子饿了。”
屋子里人看见她,吃的很快,像是赶快吃完让她安心入坐。
一位老太太坐在她身边望着她母女俩。我转过头望她:她满脸沧桑,刀刀皱纹纵横交错,脱了水的脸皮,枯干萎缩,只有一双无神的眼睛在转动,像是从眼窝里发出来的嘶鸣,用昏暗的眼光扫着四周。
她弯下头,挪起胸衣,右手反过背后去解开胸衣背后扣子,解开后手又转至胸前一拉,胸前绷紧的力量得到缓解,跳出两个瓠子肉,她捏了一个,朝孩子嘴里一塞,哇哇大哭的孩子得到乳汁也闭上眼睛慢慢的吞噬。屋子里顿时无声。围坐桌前的食客丢去一道目光,心里非常喜乐。
“大媳妇,这是你的娃娃?”坐在她身边老太太问:
“嗯!”
“你已四十几了吧?”老太太又问:
“嗯!明年五十。这是二胎了。”
“你也生二胎?”老太太感觉非常奇特。
“生了算了,免得罚款。”
“没听说过,不生二胎也会罚款的!”周围空气似乎凝固了,大家都静静地听她的下文。
“你想想,过去超生罚款,罚的非常严重,现在不生二胎不也是要罚款吗?。”
老太太顿时明白,马上说:“那是!那是!”
妇女说:“大脑袋厚嘴唇都是老实人,我们是老实人,听话,免淘气。”我看看她确实大脑袋厚嘴唇。
陈老板猫着腰端来一碗热腾腾的混沌,放在中年妇女桌前。
“谢谢…”
她拉开罐子盖放了她喜欢吃的调料。一会大吃起来。
热腾腾雾气散发着热情,清汤里停留着微笑。还有些无桌无凳子坐的站客也吃的很香。
妇女又舀了一勺馄饨,朝嘴里一塞,慢慢的抬起头看着老太太说:“今天这个世道,混的好的人一身灰,混的不好的人一盒灰。”
我回头望望说话的妇女,又看看老太太。心里想这句话什么意思?我又想:“老板的辣油都堵不住你们的嘴。”
我吃完赶紧走,走在路上总在想老板问的那句话:“还要辣油啊?”“还要辣油啊?”
我走在路上,心里反复念叨:
“老板,还要辣油啊?”
“还要辣油啊?”
“老板还要辣油啊!”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