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头条 美文赏析 查看内容

【原创】《如梦令(二)》-彦老师

彦老师 索志峰 2018-11-9 13:58 39
摘要: 如梦令(二)作者:彦老师我是几乎每天中午都到这里吃午饭,看到周琴的生意虽然不大,但是还算如意,心里默默为她祝福着,多么希望这个多灾多难的女性,能够把日子过好,忘记过去那场恶梦一样的遭遇。周琴,也似乎完 ...

如梦令(二)

作者:彦老师

 

    我是几乎每天中午都到这里吃午饭,看到周琴的生意虽然不大,但是还算如意,心里默默为她祝福着,多么希望这个多灾多难的女性,能够把日子过好,忘记过去那场恶梦一样的遭遇。周琴,也似乎完全恢复如常了,虽然每天面对的是厨房的油腻,不能回到当年教舞蹈时的风采和芳华,但是,好在无风无浪,一切平平安安,她似乎也感到很满足。她还时不时地和我说起小妮学习舞蹈的往事和趣事,一次她提起小妮在练习倒立时候,摔了下来,把后脑勺磕了一个大包,哭了好一阵子,生怕自己被摔成了个傻子,我们都开心地大笑了起来。周琴笑得时候,是那么妩媚、那么灿烂,仿佛是春天里的桃花在经历了风霜雪雨的催打,顽强地再次绽放开来!

    秋天的一个中午,天气开始变冷,街边的火锅店、烧烤店都开始红火起来,路人们都要贴秋膘、吃点肉。我下了班,急匆匆地向周琴的烧麦馆走去。

    可是,烧麦馆的门上挂着一把大锁,我隔着窗户玻璃向里面张望了一下,什么人都没有,周琴消失了!

    之后一段时间,我每天都去看看,可是,依旧是没人。终于,有一天,一帮不相识的生意人,把烧麦馆的门砸开,开始吵吵嚷嚷地收拾东西,原来,是新的租户开始重新装修店铺,过不久,一阵爆竹声响起,烧麦馆改成了“牛肉汤饭”!

    又过了好几个月,周琴的事情已经在我心里面渐渐淡忘了。

大约是隔年冬天,我正在机关里写文件,楼下的保安给我打来电话,说是有个熟人要上来见我,名字叫做:周琴!

    我急忙把笔放下,请她上来。一会儿,周琴走到了办公室门前,她忸怩地站在门口,不好意思进来,手里拎着一个沉重的帆布袋子。我急忙请她进办公室坐下,给她倒了一杯茶水。她穿着一件羽绒短袄,头上裹着一条半旧的羊毛围巾、围巾上还扎着一些细碎的鸭绒毛,脚上一双高腰旅游鞋,松松垮垮、看不清楚颜色。天气很冷,周琴的脸颊冻得通红,显得是那么苍老、粗糙,仿佛是一株霜打过的红高粱穗。她的脚微微摆成了丁字,这是一位舞蹈演员永远无法磨灭的痕迹。

    “周——”看着眼前这个人,我怎么也叫不出“老师”两个字啦!

    周琴,低头踌躇了足足两分钟,抬起头来,对我说道:“真是给你添麻烦了!我自己都感到很烦人!我前夫去年来找过我,我就跟他走了。”说到这,她突然间眼睛就红了,从羽绒服口袋里掏了半天,没掏出来什么,我急忙给她递过去一包餐巾纸,她大声地揩了揩流出来的鼻涕,继续对我说:“本来觉得,他能变好了,可是过了没多久,他就跑了,去喝酒了,把我所有的钱都偷走了。”我急忙把茶水向她面前推了推,安慰她别着急。她一边絮叨这些令人绝望的事儿,一边无助地抽噎着。

    过了好一会,她咬了咬牙,看了我一下,打起精神来说到:“我只好替人卖书,好赚点钱。”说完,她从大帆布袋子里拿出来好多书,都是精装版的,有资治通鉴、四大名著、唐宋八家散文、四库全书之类。“能不能拜托你帮我在单位给推销一下,我知道你是大领导,要管理好多人、好多事,这点小事应该能办得到啊?”说完,她几乎是央求地看着我,希望能够得到我的同情和急人所难的救助。

    “哦——”我看了看这些书,又看了看周琴,心里不禁产生一阵疑惑:这是那位风华绝代的周琴吗?这是那位和蒋雯丽同乡的美丽的舞蹈老师吗?生活啊,为什么会让人如此的不幸呢?周琴远在安徽的亲人们,你们知道她的遭遇和现状吗?

    我定了定神,对周琴说:“你先别着急,我现在就去和行政科沟通一下,看看他们今年图书的采购指标用完了没有,也许还有领导需要这种图书。”我来到二楼行政科,和张科长沟通了一下,听说他还有几千元的采购指标,就连忙拜托他帮帮忙。张科长口头答应了,但是提醒我,要走申请流程,我和他握手道谢。回到办公室,告诉了周琴,让她现在就拿好书去找张科长。

    周琴,站起身来,竟然对我鞠了一个躬,还想说什么感谢的话,我连忙制止了她,告诉她快去办事吧,免得夜长梦多,被别的书商给顶替了。她,几乎是躬着腰身,倒退着,谦卑地出了办公室。

    在办公室门口,周琴站住了,她昂起了头,用羡慕的眼光看着我,骄傲地说到:“小妮一定能成为一名舞蹈家的!从小我就看出来啦!”我感激地对她点了点头!

 

2018611日星期一

写于长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