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头条 美文赏析 查看内容

【原创】《秋入湖山》-彦老师

彦老师 索志峰 原创 2018-10-11 16:16 60
摘要: 当夏日的狂热开始落寞、沉寂的时候;秋意就荒凉地生发出来,浸入湖山草木秋驾驭着风漫天飘舞秋就像一场燃烧的火把原野上的草木烘烧得疯长起来。秋水长秋雨浇灌了长河,秋水把河道涨得满满的,荡漾地向远方奔流,白色 ...

当夏日的狂热开始落寞、沉寂的时候;

秋意就荒凉地生发出来,浸入湖山草木

秋驾驭着风漫天飘舞

秋就像一场燃烧的火

把原野上的草木烘烧得疯长起来。

 

秋水长

 

    秋雨浇灌了长河,秋水把河道涨得满满的,荡漾地向远方奔流,白色的大鸟俯身贴在水面上飞行,顺便叼走一株水草,然后昂然飞去。小池塘边,野菊花灿烂地、浪漫地开放,把池塘镶嵌成一面安静的湖镜。山坡上无人,一对石头桌子伴着几块青石和着秋风寂静地伫立。秋草黄了、牛蒡长了、千屈菜紫了、芦苇荡疯张了,蜻蜓已经飞走了,秋天的大地丰满而又空荡荡。

    秋在雨的浇淋下,生发出荒凉的美。早晨的露水已经把秋草压弯,一片片的满天星在落光了杏子的杏树下,燃烧一般开放。喜鹊在远处“恰恰”地叫着,飞鸟成群地向远方飞去,夏天进入秋的时候,就是从荒凉开始的。果实已经落尽了,秋离开了夏,就离开了青涩,走进了未成熟的寂寞,这种青涩的成长还有一些慌乱,所以显得格外的荒芜、有力。这个时候,你慢慢地走进秋的世界,秋的荒凉也就无尽地走进了你。一块铺满衰草、芦根的草滩上,矗立着颤抖的龙爪柳,大片的千屈菜仿佛紫色的火焰在蒿草和绿野地里恣意地铺展着。

    在秋水的浇淋下,黄瓜老了,辣椒红了,苞米熟了,海棠落了,豆角秧上开出紫色的、白色的小花,小猫懒洋洋的在黄草地上打滚,蝴蝶伏在梧桐树上睡着了一样。倭瓜秧、苦瓜秧、冬瓜秧、葫芦秧、豆角秧和牵牛花的藤蔓一起向篱笆墙上攀爬,交缠在一起,撕扯在一起,不经意之间,豌豆秧也伸了出来,重重复复、把红墙遮成了绿墙。

    秋,就是这样寂静,最后的蟋蟀的声音也能听得到。

 

稗子红了

 

    天色整日的暗青,太阳仿佛被一层青色的帐幔给蒙住,风不停地刮着。岸边的荒草地上野菜、野草、野花疯张起来,稗子最长,稗子穗有的刚刚抽出来,有的已经成熟了,沉甸甸的稗子穗弯下腰来,稗芒已经开始泛起高粱红。稗子四周有高高的狗尾巴草、有矮矮的红尾巴草,还有紫色的千屈菜、一丛丛绿穗苋、倭瓜的黄花在草丛中散漫地开放着。

    秋到了静极时候,秋的世界就燃烧了起来。沿着山坡走上去,秋天的草坡干燥得火烧火燎,秋草一团一团像是即将燃烧的火绒匍匐在山坡上。在山坡的密林深处,在阳光的照耀下,大簇大簇的金黄色的野菊花在狂野地盛开,蝴蝶安静地飞舞。

    坐在林间的长椅上,当风吹起,空中的黄叶窸窸窣窣地落在栈道上、头上、肩膀上。听松如听风,人和落叶一样,一起跌落在秋天的山坡上。沿着已经发红的稗子地、闻着河水的潮湿气息,走到河边时,大片大片的稗子丛中,密集地腾飞出来硕大的蝴蝶群和野蜻蜓,仿佛这是一个荒无人烟、人迹罕至的世界,突然间被我闯入,叨扰了秋的密宴。

    一只白色的小船孤零零地停靠在岸边,不知什么时候被潮水推来,也不知道什么时候驶向远方,只是无声地搁浅在沙滩上。

 

荒芜的湖

    

   秋的荒芜终究压倒了一切,衰败的芦苇荡东倒西歪,大片大片地倒在河滩上,残木在密林深处败落、坍塌、折断,你枕着我、我压着你。被山风卷成捆的干草堆似乎是一团团灰色的烟雾,弥漫在森林深处的边边角角。当你走进秋的荒芜,脚下是厚厚的衰草,头上是望不见天空的密林秋叶。干黄的落叶铺满绿草地,仿佛是离愁浸润到最后的团聚。

   秋的聚会往往在墨绿色的林间湖水边,湖水微微地颤动,荷叶已经开始泛黄、大片大片地败落在湖塘里,把湖塘铺满、把湖水遮盖,把夏日的意蕴蒙上了荒凉的秋意。早熟的莲蓬都变得焦黄,仿佛要把秋的湖水凝固,把的寂寞在这凝碧的湖上燃烧起来一般。荒冷的石头、荒冷的黄叶、荒冷的秋海棠、一切都渲染地走进荒芜和寂静。

   几只毛绒绒的野鸭子,忽然从芜黄的荷叶下面钻了出来,抖落了羽毛上的水滴,无声地向湖对面的衰草深处游去了。

 

 

密林深处

 

在密林深处,钟声震落了秋叶,秋叶从秋的树端迎着秋阳,一阵阵地飘落下来。落叶把夏给打落了,整个世界顺着山谷的荒芜一下子就跌落进秋林的寂静,仿佛一切都老去了,丰腴被风吹打得嫣红、艳丽,成熟地开始温婉地发皱。

在密林深处,青苔掩映着一座孤寂的木亭,木亭下面几把无人的木椅早已被几捧黄叶占据了。沿着青苔漫入到湖水岸边的,是荒冷的石径。白色的水鸟在蒌蒿满塘的湖面静静地飞过,栖落进金灿灿的密不可测的芦苇荡里,消失了。

密林深处的秋意仿佛阵阵无嗅的迷烟慢慢地从林间升起,一股股地弥漫到山林之颠、浸染到满坡山草上。白桦林的叶子开始泛黄、梧桐树的叶子开始染红;大丽花殷红的开放、鲜艳如血;秋菊绽放遍地金黄。秋海棠有的暖黄、在地上摔落,有的紫红、在秋雨的浇灌下还在长大;山里红完全成熟了。行走在秋风里,人就染上了秋色,一会是金黄的影子、一会儿是深绿的影子、一会儿又是红艳艳,和秋雨、秋云、秋叶一起随风舞动,仿佛,自己就是一棵秋天的树、就是一片秋天的叶子,风一吹,就向着远方飘走了。

 

2018926

写于长春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马上观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