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头条 美文赏析 查看内容

【原创】《秋染》-彦文轩

彦文轩 索志峰 原创 2018-10-9 10:43 43
摘要: 清晨总有一些迟疑、阳光迷离的晃动着,当一阵沙沙声清清扬起的时候,我知道已经真的踏进了秋的世界。光把秋叶都照得晶亮、金黄的妩媚象水雾一般升起,弥漫进山林、铺染着山坡,仿佛一股跃动的金河一直延伸进冰冷的湖 ...

清晨总有一些迟疑、阳光迷离的晃动着,当一阵沙沙声清清扬起的时候,我知道已经真的踏进了秋的世界。光把秋叶都照得晶亮、金黄的妩媚象水雾一般升起,弥漫进山林、铺染着山坡,仿佛一股跃动的金河一直延伸进冰冷的湖,探进去,泛起棕色的深影。秋光就催着淋漓的水波一层一层的荡漾开啦。

秋在草地上活泼地打个滚,无数的落叶就“唰”的一阵飞舞了,零落了,又堆积了,秋重重复复、绵绵软软的在草坡上舒展开腰身,仿佛大地的温暖在滋养它的成熟,一切都要变得饱满、自在。千层秋林慢慢的在连绵的群山之间皴染,棕色、红色、绿色、浅黄色湿润润的色块东一滩、西一滩的浸透了秋山的一花一草、一石一水、染进山的每个毛孔,把青石都涂成了米黄、把山泉都映成金流、把山坡都泼洒成迷幻的五花。让人无法承受的湖山对望,千山沉寂、万水奔流,到底是哪一装心事能让人伴随着秋风舞起呢?秋林难道是一场无法挽回的盛宴吗?

野菊花已经凋零了,一簇簇的焦红在山坡脚下、密林浅处静候着,静候着一个声音。于是长尾巴的喜鹊“喳”的一声飞过,菊花们便把最后一场绚烂给绽放了。芦苇荡迎来了自己的疯狂,从潜伏的滩涂崛起、疯长到了近岸的水渡把长河的浅处围城一滩一滩的湿地了。湿的冰冷一阵阵从水涡中袭来,让长嘴巴的白鹭也长长的、警觉的鸣叫一声“呀”——顿时引发了大片的秋声在丛中响亮,那刚刚拨开秋水的寒鸭都不自觉地颤抖自己羽毛“嘎嘎”的伴唱。秋就是这样把山水风林连接为一体了。

无尽的秋染起伏着、连绵着,大地伴随秋风的呼吸抖落了夏天绿色的稚嫩,舒坦地披上了富丽的华衣。当秋静静地驻足时,一阵阵松针如雨、迷迷漫漫的飘落,笼上了断木、笼上了藤萝、覆盖了松塔、又如一阵轻纱飘落进残败的荷塘里。零落的残荷静穆的伫立,和秋天的柔波一起扭结成缕缕惆怅的秋痕。一只精灵的松鼠跳过来,手里拿着一枚松塔被这残荷渡水给看呆了。

当枫叶正红、秋林正黄、深棕的神木象群雕一样伫立时,胡杨林却摇光了满树的叶子,露出了缠绕、纤细的枝绺乱蓬蓬的封住了山的去路。当你越过平坦、趟过水流、停留在这拦路的树丛时,秋的疑惑泛上了心头啊。在这白雾一般的枝丫后面还有怎样难言的心事、在这乱蓬蓬的银丝遮拦下都是哪些无法承受的失落呢?也许是所有春天的梦、也许是所有夏天的酣畅、也许是所有冬天的冰冻,都一幕幕的都躲藏在那团白色的迷雾身后呢!

不必走进了,又何必叨扰呢?当你走下秋山、在山背上移步缓行的时候,秋的神秘、秋的猜想也许已经不重要了。首先迎进眼帘的一大片红瑞木仿佛又能把我们拉回了人烟的世界,在转弯处的一个屋舍整齐的院落里盛开的金菊花喜滋滋地从栅栏间探出花头,好像一只只柔弱的手在牵动着你的衣襟呀,告诉你要:慢些走、慢些走。

水泻从平白的石板桥上流过,静静地帮你洗涤鞋底的泥沙,然后溢满到桥边,在一回头的瞬间就摔落进棕黄的深涧里了,水流从黑影中穿过、又从秋光中奔出、惊呼的波澜、飞舞的水涧一边奔走、一边回头,仿佛在央求着:请拉住我、请拉住我。

可是,当我走到这秋山的山口时,一阵秋风吹动我的头发,我的心却瞬间安静了。我站在那儿、不能前进、无法后退,仿佛凝固了时光和记忆。我的灵魂开始变成金黄的颜色、我的声音开始染上红叶的热烈、我的呼吸满是残荷的枯槁,我的毛发被松风、湖影无限的牵动着,我的生命被秋天给融化了。

“咚嗡、咚嗡”,普陀寺的钟声响起,秋叶伴随着这明亮的声音当空飞舞……我叹了口气,惊讶地看着自己身上斑驳的“秋染”和着远山一带。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分享到:
收藏 邀请

最新评论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马上观看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