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638|回复: 2

[原创文章转发] 雨夜杂想一

[复制链接]

9

主题

12

帖子

93

积分

责任编辑

Rank: 8Rank: 8

积分
93
QQ
发表于 2015-8-10 00:25:3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何鲁真

    写这篇要小心翼翼的杂文前,我自问一下,白天比黑夜那个黑暗呢?有人说,这还用得着说么?也有人不那样认为。那我呢——————
    之前,我也有那种错觉,觉得万物复苏的春天里,就是生气到处,而雪花飘飘的冬天中应是万物凋零的。经过这两三年,像在今下半年驻站光明网后,似乎又发现自己原来的那种错觉,真的是一种错觉。
    短短一两个月间,光明网倒给了我比博报那里还要更为深刻的体会。有点像,天上一日,人间一年,当然还是在人间,倒也经过一年的阅历。回想起这一两个月来,真有了些气愤;但到底得到我在其它网上难有的收获。
    对她,我本该消消气的,因为这样的事就像前不久上演,“又将在车上憋死小孩的悲剧”;有一些事情又使我不能就此罢了。妥协并不一定能够促进和谐,要争取的东西应该去争取到。记得小时曾被疯狗咬到,原因到底是以为退,那条疯狗就可妥协放过你;那都是妄想,妄想是不会有好结果的。
    说句实在的话,在光明网里的网友身上,我看见未来网络文明时代的网民、网友,虽这人数尚且还不是很多。人多力量大,这在现实里常常难以兑现,只有人都团结起来,才能出现众志成城,兄弟同心其利断金;纵使最初人数之少,但这些人向着团结向着奋斗,我是相信,它的精神便会似“瘟疫”那般传染出去的,也好似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发了一两篇过去写的杂文,后来成为同志一道的王大文先生与我熟识起来,多次来访我的个人空间,看我这个晚辈的文章;至今多次言简又友谊般的问候,我在浮躁猎奇的网界近五六年里是较为难见的,能身临其境的感受到王先生的亲切问候;实然王先生与我在思想上用语言的交流,好像极少,但他能静心看我的文章,不发表意见,呵呵,无言的交流也是一种交流。如今,王先生加入了中国互联网文学联盟。有的时候,我们在5星文学网扣扣群或中国互联网文学联盟扣群里有过聊天;虽然我和王先生至今缺少真正的交流,期望今后真诚深入的交流。此前在新浪博客写博,认识了现在是同志好友的李洪恩老师。去年,我很主动地打电话过去给博客日报名博的李老师,原先还以为他会不接;后来是,李老师不但接了我的电话,而且我们第一次就聊得很开心。面对面固然比较容易相识相知,但网上也能相识相知起来。过去几年来,约出原本以为很熟悉的网友见面,反倒遭强奸的人有、反倒被勒索的人有、反倒扣人质的有,其它情况也有。难怪教科书与平常周边的人都仍在教育着我们,不要轻易结交网友,更不要随便约见网友,我想这也是真的。互联网发达的国家,不管是迄今网络文明较高与网络监管较好的美国,到今在报纸上还是在网上都还出现类似的事情;何况在中国呢。凡是都得小心,在线下是,在网上更是。
    在今年,李老师也打过电话给我,这在我是感动的、激动的,于他身上我没看见过去文人的老脾气与恶的习性。如在新浪博客里,李老师给过我肯定和赏识,还有作为陌生人的鼓励。如在博客日报中,李老师可谓帮助了我,经他介绍,在11年底我开始在这里发表自己的拙作,就在那里也写了一些针砭时弊讨论国家大事的杂文;应该是在这里,李老师才与我在思想上真正地对话,记得我们交流过如何建立和谐社会等,而与其他网友的交流便更多了一些,什么李天一强奸自己的家教老师、什么钱权法的问题所在、什么小悦悦事件等,不管博报近年来为促进网络文明的管理,变得——————网友稍微激进一点的评论就不手下留情了,屏蔽掉,其它老情况也还是延续着。
    网络文明的管理,根本的是先让人发出声,定不是在后台予以不通过,设置不允许评论,删减到只剩标题;如此处理,网民何以来下一步的互动交流,以此辨别是非、掌握真理?近年网络管理中,又有新花样出现,出钱删帖,删帖公司,网络警察;即便删帖删文,当是一分为二,是真知灼见应该要留下,有些还当推荐推广,是惑众妖言就要严管了,可是在当今的中国娱乐圈、文艺圈,尤其在文艺圈里,那管理的情况又不是我们所能想象的那样子,一团乌烟瘴气,恐怕到底为名利所奴隶,拜倒在人性欲望的石榴裙下了。真是欲壑难填!
    于今,我似乎还体察到,“网络文明的管理”还是会使人压抑,气愤,那悲壮的喜剧就会有人从此堕落沉默下去。两耳不闻窗外事了,然而真正的文人,纵使被端掉了可以推广发声的平台,也还会关注窗外事;即不过就是,要闭口装傻,因而像李承鹏先生算已是时候到“文学英雄”的阵营里,做起“文学英雄”的梦咯;还是如李洪恩先生要“卸甲归田”,有时就做做“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诗歌和散文而已。倘若这个隐形的所谓的“网络文明的管理”,仍在、或者是像一只可恶的猫头鹰在夜里窥视着它森林里的猎物;但又观着,“文人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也是社会人”,自然的生存发展在人类社会同样普遍存在,那么便会拐弯抹角和卖萌调侃,想必要做“公敌”的韩寒先生,现今在他的新浪微博里偶尔只能嘲讽一番那个不满的社会罗。在我看来,李老师如今淡定的沉默,很要数“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的博客日报了。那么到将来网络文明的管理实施真好之后,像这样一些人还能继续做么?这样的问题,似乎ZGXPKJ先生讲到过,其问题不是“策略”的问题,而是政治原则问题的了。对于这个解答,我还是比较满意的。
    正因为如此,恐怕不少网友要哀叹,现今的网络世界还是虚幻恐怖的了;此种情况还得具体分析一下,可比马克思的辩证法。当遭到博报“要闭口装傻”的待遇,李老师旋即便做了一些妥协,便换了个立牌坊;固然不像当前诸多做着婊子还要立牌坊的名人之流,只是如此做,迫不得已,仍旧发出着自己的强音。那时的李老师,究竟是一个斗士。几经被奚落,故意地排挤几次的后来了,李老师是不得不写起“声东击西”的散文。可谓受够气,早前自己默默无闻时,其中“革命”的号召却优待起来;但当要进行“改革”了,为着不要老在自己的耳边还来指指点点,便得了“要闭口装傻”的逼供。在这一个过程,李先生到底就是领教了他们的伎俩。殊不知,当年周树人先生所用的笔名之多,在世界文学史上都是可见的。且看看,近来的全国上下的手机实名登记制——————
    从中,我也算真真体会到了,春秋笔法在敏感话题上的明哲保身之重要;然这“明哲保身”绝不是怕,而是向那些黑暗的权势周旋到底————追求光明。当前或还是未来的文人,我看,还得继续更加充满智慧,光有勇猛总还是很不够的;倘使要来飞蛾扑火,自然就不取灭亡罗。民主自由自是很好的,恐怕民主自由的时代到来了,一些“明哲保身”也很是需要,这两三年里我所看到的,不就说明这一点吗?!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和平年代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15-8-10 16:49:44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13

帖子

65

积分

一星级作家

Rank: 2

积分
65

最佳新人热心会员

发表于 2016-6-9 11:40:09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佳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马上播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