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19|回复: 2

[原创文章转发] 论西方文学中的理性与情感

[复制链接]

9

主题

12

帖子

93

积分

责任编辑

Rank: 8Rank: 8

积分
93
QQ
发表于 2015-8-10 00:22: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人的意识行为中有两大元素,理性与感性。而文学创作是人的意识活动与实践相结合诞生的产物,必然是理性与情感相斗争,相调和的结果。理性是深思熟虑的行为,探求深层次、本质性的问题,而感性是一种直面的反应,给人直觉上的美。黑格尔说过:“美是理念的感性显现”强调了理性与感性的统一性。诚然,西方文学的发展史是一条被理性、情感互相支配的不规则曲线,文艺复兴,启蒙运动……这些思想上的转变,潜移默化地赋予每个时段的文学不同的音容笑貌。这就是当我们阅读一部西方文学作品时,能清晰深刻得发觉它带有时间历史的浓重烙印,字里行间,验明真身。


  文学是思想的汇编,其实从亘古就可以依稀感受到理性和情感的雏形在逐渐形成。就比如说柏拉图,西方文化中最伟大的哲学家和思想家,虽然他的作品的形式在文学史上较为少见,但其中蕴含的思想也是相当值得拜读的。他是第一个将灵感理论化、系统化的人。同时 ,“理念论”又是他文艺思想的核心 ,他的“灵感说”也是建立在其之上的。自古以来 ,文论家们对柏拉图的“灵感说”众说纷纭。学术界大多数人认为柏拉图的“灵感说”是纯非理性的。我认为柏拉图的“灵感说”实质上应该是理性与感性的统一。因为从诗神的角度来说 ,在柏拉图看来诗神应是属于理念世界的 ,诗神代表着理性 ,从诗人的角度来说,诗人属于感性的现实世界 ,诗人是感性的。诗神凭附与诗人的迷狂实际上是理性和感性的统一 ,灵感说则是这种统一的表现 ,是柏拉图企图把现实世界和理念世界联结起来的表现。因此 ,从柏拉图的整个理论体系来看 ,柏拉图的灵感说并非是纯粹强调理性和感性的哪一方面 ,而是两者的矛盾统一体。它既具有理性因素又具有感性因素 ,而且两者是相互矛盾 ,相互统一的。柏拉图处于人类智慧的开端发展期,尚能形成如此中肯睿智的观点,不光体现了思想的深度,同时也展现了人文的魅力,因为文艺中的理性与情感的关系十分值得研究和推敲。再来分析另几部,我读过的西方文学作品。


  尊崇理性是波德莱尔的精神特点,也是现代艺术的特点。波德莱尔的理性不是伦理学的而是美学的,在我理解就是一种消极、颓唐之美,读他的诗让我感到他身上有强烈的反叛性,虽然是“举世皆浊我独清”的格调,但事实是他已经被现实的丑陋和邪恶所残害,像一朵花种在了盐碱地上,注定枯萎,也形容憔悴。但他正是用这种悲观消极的样貌来抵抗世俗的丑陋。所以《恶之花》就是尽量清除理性中的道德,而赋之以机智之美。让一切都放射出光芒。特别是那些让常人不愿入眼的丑陋和罪恶,他更是以新锐的、超强的联想使其色彩斑斓,趣味盎然。 这本诗集分几个部分,其中篇幅最大的部分是”忧郁和理想“,理想是美,而忧郁则是对美的留恋。里面有一些情诗,大多是波德莱尔写给他的情妇以及他所暗恋的女人的,当然还有是对热带地区的向往,和对美神的赞颂。从波德莱尔的诗看出来,理性并不损害艺术的纯洁和趣味,理性是让人站在更高看到更多获得更多乐趣。他所处的时代属于浪漫主义后期,但是他认为徒有激情是完全不够的,他的理性实际上也是当时“浪漫”的升级版本,他的诗更是对浪漫主义的一种修正。也许正是因为如此《恶之花》才成为了现代主义的启蒙。也就是说,在特定的历史背景下,并不会完全决定当时作家的思想世界和写作风格,物极必反往往会因为情感偏向过度而发生。波德莱尔就是一个鲜明的例子。


  所以当我拜读更晚一些的西方文学作品时,发现理性与情感的界限似乎不那么明显了,比如简奥斯汀的《理智与情感》,从这本小说的名字就可以猜测到,这是一部理性与情感相抗衡的小说,作者并没有偏颇任何一边,而是认为理性与情感并存才是这个世界的常态,或许也是文学发展的常态。我们看到了两姐妹在对待爱情和婚姻问题上的不同态度和遭遇。埃莉诺尽管喜欢爱德华,却清醒的认识到前途的种种不确定而不轻易表露自己的感情,以致被妹妹玛丽安说她心肠冷酷。玛丽安无法理解:“像埃莉诺和爱德华那种彬彬有礼像朋友一样的互相对待能叫爱情吗?这种貌似缺乏热情的态度能让彼此感到幸福吗?”玛丽安对爱人的定义比埃莉诺罗曼蒂克的多:“他必须和我情投意合,看同样的书,听同样的音乐……他必须具备爱德华的美德……又必须人品出众、风度迷人。”在遇到威乐比之前,她几乎沮丧的告诉母亲:“我见得市面越多,越发感到我一辈子不会见到一个我会真心爱恋的男子了,我的要求太高了。”


  埃莉诺和玛丽安两姐妹,似乎一个代表了理智,一个代表了情感。姐姐埃莉诺感情内敛,处事冷静,在父亲过世、寡母和姐妹受嫂嫂欺负的时候也能克制自己,不失礼数;而妹妹玛丽安率真热情,蔑视世俗的礼数,从不掩饰自己的好恶。然而她们都是善良而聪明的。


  在西方许多现代小说里,经常会出现灵与肉的冲突,实质上也是理智和情感产生的一种形式。肉体与灵魂,使人类得以存在的两种基本形式,人类总是理想化地希望自己的灵肉统一,以把握一个更为真实可感的自我。 比如在《挪威的森林》(严格意义上不算西方文学)中渡边君其实是很执着的。虽然同很多女人睡过,也很受别人的欢迎,但是他内心深处还是只有直子一人的。他之所以不为其他女子倾心,他自己觉得或许他的心包有一层硬壳,能破壳而入的东西是极其有限的,所以不能对人一往情深。在《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里托马斯与特里莎彼此相爱,可是看待灵与肉的态度却不一样:托马斯认为,爱情与性是互不相干的,爱情不会使人产生性交的欲望,却会引起同眠共枕的欲望。在他看来,使爱从属于性,是造物主最稀奇古怪的主意。灵与肉在托马斯身上自觉的分离着,他一边深爱着特丽莎,一边又和不同的女人做爱,他在爱情上是忠贞的,在行为上却是放荡的。特雷莎则要求灵与肉绝对的统一。特雷莎有一个外表美丽而内心粗俗的母亲,她一直在向特雷莎灌输一个观念,特雷莎你与其他人没有区别,你和其他人的身体都是一样的,你没有什么好隐藏的。特雷莎的母亲在光天化日之下裸露着在房间里行走,这令特雷莎感到羞愧和恼怒。特雷莎的一生,就是在于这种观念抗争,她认为人与人是不一样的,灵魂决定了这种个性,否定了肉体的差异,也就否定了灵魂的差异。她带着这种抗争,来到了托马斯身边,寻求救赎,她向他表明她是独一无二的,可是托马斯却把它混入了其他的女人,对她们的身体施以同样的爱抚,把她又扔回了原来的世界。特雷莎的“嫉妒”成为她沉重的痛苦,直到死才得以摆脱,而这种痛苦正源于特雷莎对灵与肉绝对的要求。


  理智与情感的冲突显示了人类对把握自我的无能为力,作为人存在的一个基本范畴,它突出了人类自身的生存悖论,即人不愿再灵肉分离中生活,却只能以灵肉的妥协与调和谋得现实的安适。昆德拉借此对现代社会所导致的人行分裂和异化进行了批判。灵与肉的调和,理智与情感的调和,瞬间和永恒的调和,矛盾的调和,它支撑着人们寻求更完美的自我。


  以上所谈只是西方文学的冰山一角,通过少数例子的分析确实不能以偏盖全,文学中的理智与情感就像两条斗鱼,始终无法间歇彼此的战争,而智慧的人类在必要时刻会助弱势的一方一臂之力,以此来让辩论不休,创作不休,文学发展不休。有矛盾,有斗争,才有生机。所以每当我阅读一本文学作品时,除了感受书中的文采、思想、情节,将它放入文学发展的坐标轴,并和前后文学的风格相比较,我们也可以感受到文学风格的推移和当下作者的思考脉搏,不失为一件好事。






责任编辑:犬 儒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和平年代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15-8-10 16:34:30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和平年代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15-8-10 16:35:08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马上播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