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83|回复: 1

[原创文章转发] 作家有无为销量写作?

[复制链接]

9

主题

12

帖子

93

积分

责任编辑

Rank: 8Rank: 8

积分
93
QQ
发表于 2015-8-10 00:18: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何鲁真


    秦川先生在深圳商报发表了《评莫言小说遭退货:作家别为销量写作》,看得出来,他真是惋惜莫言先生的作品,没多少人买帐还遭退货。由此引发出自己对现代的“作家别为销量而写作”的深深感慨,当然也不是全部。

    如此感慨,早经潜在了,似乎也隐形的呼吁过;但文坛类似的这股发展的态势依旧不减。也实在难怪,王安忆的书赔钱,她也有类似的感想。所以,我们要真问:作家是否为销量而写作?
    问题一,再拿诸如莫言先生类的小说被退货来说。莫言等传统作家,带着过去生活的印痕,自然而深想的是以往的生活,所写的内容在很大程度上为过去;固然其有“继往开来”的内涵。尤其在日新月异的时下,国内的诸多读者选择阅读或是购买80后、90后作家的书为多。时代在变化,文艺的内容与表达会随着时代在改变。文艺总归走向前去,其中泛滥许多的沉渣也罢,而好的新的文艺必定胜出来,从而得到沉淀。唐代诗歌兴盛,宋代古词流行,明清小说走红。回过头一看,80年代王朔的“红”,便又为一例,究其原因——————到底王朔作品强烈地反映了那个年代。读者的阅读内容,类型,趣味会改变,断然离不开整个社会的文化风气;然而倒是,读者的阅读却能够引导到某种文化方向上去。似乎这又很难。因此,莫言小说会有被遭读者退货,新华书店等店的不够青睐,并非头上有耀眼的光环,又怎可抵挡现今文化轻浮又很有些浮夸的大潮流?
    问题二,在世的名家还是过身的名家的名作,不流行或说是不热卖。其中根本的原因之一,到底在文化市场这一边,且看明清时,经典的著作《红楼梦》未必就红得半边天,倒是一些通俗的庸俗的小说红得很火。文化市场诚然是“较为精准的温度计”,自然,“它能测量出作家受欢迎程度,甚至检验出纯文学的处境与前景,更能检验出钱景。”但是对“能够检验作家在读者中的地位”,却非全部皆如此。
    如果抽样调查去问问一百个人(不买其书的,只看了一部分的读者来讲)对《平凡的世界》怎么样看,肯定有很多人认为路遥先生写得很好,他是一个很好的作家;但却并不一定会买它的。一个作家的作品在读者,在世人的地位,有的他在世时便得认可,如普希金;而有的则反到他去世后,如毕加索等;衡量作家作品在读者心中最为切实的地位,窃以为,应是该作品能震撼并侵润到读者的内心以至于灵魂。现在很多青少年虽说喜欢看某部玄幻小说什么的,但那部小说的作者就一定在他们的心中有地位吗?现今,求阅读快感,猎奇与崇拜,还不多么?过去这个也很有的,现今有过之。所以这个也催化着“在浮躁而慌乱的时代,”,“读书人越来越少了。饮食男女,芸芸众生,为生计奔波,终日忙得连轴转,确无精力读纯文学书。”所以秦川先生又说到的“当然,不必把市场销量当做评判文学作品的唯一标准。”是切实的,“纯文学不再集万千宠爱”,其检验的最根本的标准,也应当是这样的。要知道,纯文学如今更在缝隙里艰难地生存着,有着那么一群人仍在进行纯文学,总还是美好的,喜悦的。铁凝女士所说:“文学的功能不管多么弱小,但是一个作家即使是在一个物欲的背景下也应该有勇气捍卫人类精神的健康。”,那样看来,纯文学的文字工作者还是可敬的。
    问题三,作者有无为销量写作?先讲点过去的,想当年巴尔扎克大师也曾迎合市场读者的趣味写了一些庸俗小说,结果呢?失败了。确也并非讨好了读者,顺应着市场就都可写出畅销作品吧;畅销作品并非也是好的作品。到现在的很多文学网,去观察一下那些签约的作家,在线的写手,倒不少有为生计在追求另一种“销量”写着,甚至出卖自己的本性在“创作”、“足不出知天下”,不过现今到未来却又是吧,哈哈哈;不拿钱的写手,到底在心里面认为正经的,沉重的作品素材不吸引眼球,没几人来粉,于是乎娱乐的,情色的,浮夸的和堕落的作品,杳杳而来。由此,我看,《盗墓笔记》等作品也非好的小说,只是销量确实很可观;近来盗墓笔记的电视剧也出来了。倒是:文风之气,不仅在文字工作者身上散发;而且会蔓延到整个文化界。
    这种浮华的文风,慢慢的,又是快速的在像瘟疫般的传染开来。另一方面,不以网络为载体发表作品的作家中,也有不少作家,久久定位在青春爱情的类型,魔幻鬼怪的类型,向来有着猎奇、怀少的青少年读者,便就不是青少年的读者,都会青睐他们那样的作品。而读者的欢迎,文化市场的顺应,畅销书由此陆陆续续,就不是什么难的事情。也会看清,作家为销量写作,何止是为销量,应是伺候着读者在写作,确有不少。一个要以“商业推动文学”;但在底子里,还不是抱着读者,看着市场不走呢。
    一个作者,一个作家,虽然有选择文学创作充分的权利;但也得有人文情怀与人文的担当,应不是失去,“保持批判精神”。问题却是所有,或者绝大多数的作家都能做到那点,实在也难,难在这个时代或者就是每个时代里,人首先的生存发展;难在一个作家有无这样的担当;难在有无这样一种文化风气。阎连科先生说的,“在技术上,中国作家每个人都训练有素,但是差哪里?重要的是,你有没有能力,有没有人格去写。写不出伟大作品,不是时代问题,是作家本人问题,我们常常用审美的名义掩盖作家的责任和能力。”是值得所有作家思索;但我看,即便是他还稚嫩得很,但若是不放弃,不断向上的在写着具有大文人关怀的作品,它总会成熟起来;却非能力有了,人格有了,还在为“销量”写着呢?!

2015.08.7.
夜记。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和平年代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15-8-10 16:42:42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马上播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