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9|回复: 0

[原创文章首发] 至多好景可虚度。

[复制链接]

1

主题

1

帖子

5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5
发表于 2017-10-3 10:46: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2017九月份的一天。晴,不过不知道下午会不会下雨。

最近的日子过得很慢,时光往右走,那些过去堆积成垃圾堆的曾经变成一种回忆和谈笑的资本。这本就是一个资本社会,不过是那些所谓小丑成把戏。聚散又道来来往往,不过就是佛家所说的一场期遇,与者世界有太多感触,握手言和亦或是你死我活本就是一场注定,注定着重生,注定是毁灭。人一旦执着就会对万事执着,正如所有人都不敢大谈人性,总觉得半分人性注定起来的决裂,各方都不懂其珍贵的含义,那些曾经在深夜流过的泪,被名利场上空调温度晒出来汗溶解了,合二为一。思维没定式,所以乱想。宇宙没形状,不也是乱放。人最害怕就是解剖,我的意思是心里亦或是肉体。其实人们做手术时,麻醉剂肆无忌惮又有所保留的在你身体里游荡来往,有所保留的那一部分,就是心里的恐惧,当感受不到肉体的疼痛时,我们倾向于寻找心灵的疼痛。人,若按我的世界观,是由神组成的吧,神识给我们意思,精神使我们理性,理性创造出马克思主义,多方声色互相拥护,这就变成了21世纪中国核心世界观。不是说不可笑,只是说这可笑的方式,却把我往愤青的道路上走。突然想起来以前看到过一个不知是真是假的故事,大致内容是一个在纳粹集中营的人目睹了一个犯人被割腕流血致死之后,他被蒙上眼布,当他感受到自己的手腕被锋利而又冰冷的东西割过之后,于是在第二天早上,他已然安眠。事情的讽刺之处在于他认为的尖刀只是塑料片,却温柔的带走了他的信念,他在恐惧之中死去。与所谓这个气为本原的世界形成一种莫大的冲突感,左右是一个悖论罢了。现在思绪点点,有点捉弄不透自己的倾诉欲来自于什么,表现欲使我常常幻想我会不会写点东西就出名了?可是写点东西若带着强烈的功利性,那么写出来的也不过是一些垃圾而已,虽然不想承认自己写的东西是垃圾,但也不敢多恭维。只怕恭维会让时光走过,所以开始放慢,我总是在思想放空的时候拿起笔在日记本上勾勾画画,写着逻辑到使我语文老师见到了崩溃的文字,却自给自足的幸福感从这种无顾忌中走出。于是自己走出了我所设想的结界,却沉迷于无人可歌颂的梦。本时代本身,真没有什么意义。
像佛家曾说的那样去爱一个人去恨一个人本身就是场漫长到了极致的放逐,放逐感情最后的留白,让细腻的声色被误会,让眼里的柔情被扭曲。这种破灭感,是我追逐的结局。即,无结界。万物给我以佛法,我以此自恃,万物给我以轮回,我以此自勉。
来来往往走远了,想的就多了。
想的越多了,心就越乱了。
可是我本不该是一个这样的人,对事情默然到熟悉泛滥,成为了一个极其尴尬的人,拥有着自己都无法看清对自己的怜悯。
我该是个这样的人。
走走闯闯而又停停,听街声,闻路况,或走俗寻常。听戈壁,过断桥,塌落泥土香。这样的意境不属于我,我不属于这样的意境。这世间凡尘多慷慨,就有多快速的遗忘。比突然爆发的恶意更可怕的,是无人可知的倾诉,以及根深蒂固的嫉妒,它是原罪,五毒。灵魂更深处的治愈和毁灭,它崩塌,崩塌成骄傲。而骄傲。骄傲是有轮回的。它是有更替的。没有过多思考,思虑却仍在跳舞。冥想,想不出这个世界原本模样,也无人带你去看这原本模样。这平凡到卑微的俗世啊,你可知道那所谓的压抑。这平凡到卑微的俗世啊,你可知这百年,爱人只能陪半途。这平凡到卑微的俗世啊,至多好景可虚度。

这才应该是你。有诉说的欲望,却被内心骄傲的自己推翻。有被爱与爱的欲望,却被表现欲所征服。你其实很简单,简单的生活,简单的玩闹,简单的看着人间百态并作为笑柄,郁郁寡欢,却没有至此终年。
挺好。
这一切,正是我喜欢的模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马上播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