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28|回复: 0

[原创文章首发] 求婚记

[复制链接]

1

主题

1

帖子

7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7
QQ
发表于 2017-7-3 16:59: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陈青冥 于 2017-7-3 17:03 编辑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十七岁那会儿觉得自己独一无二,前途无量。海阔天空之际,从没想过珍惜二字。那时的面子仿佛都不在自己脸上而在女朋友脸蛋上,女朋友漂亮,说话都大声一点。当然这是最肤浅最无知的表现,奉劝显示屏前的各位十七岁小朋友切勿模仿。

十八岁遇到Ann,一个看起来活泼独处时腼腆的女孩,有着整齐如长城的牙齿和一条摆脱地心引力的短辫。我并不喜欢她,却还是和她在一起。因为她是很多男生暗恋的对象,和她恋爱完全可以拿来当鼓吹的资本。话虽如此,可我从来就没找到鼓吹的机会,一来不知道如何吹,二来不知道和谁吹。结果没等我找到机会吹,我们的关系先行告吹。原因很简单,她发现我并没有喜欢过她。

Ann很伤心的离开我,也可能是很庆幸的离开我,无论哪种情况她都已经离开。说起这事要牵扯到另外一个女孩,她叫Sunny,名字很阳光,性格却很阴暗。不知为何阴暗的人总能博得我的注意,我猜是因为同类比较好沟通。无数个夜晚里我在空间上看着Sunny的文字,陪她舒畅陪她抑郁;直到有一天,她走到我面前,告诉我她喜欢我,她要当我的公主。可惜公主不是那么好当的,因为我天生不爱当奴才。很多时候在忍气吞声和直抒胸臆间我会选择后者,不要怀疑,我就是这么直来直往。又或者我们并非同类,而是磁铁中的同极,所以我们最终发现相斥,也就顺其自然的把彼此给推离。
十九岁毕业,拿着录取通知书和背包只身去往陌生的城市,一去便是三年。

陌生的城市里遇到熟悉的人,Sunny和我意外邂逅在熙来攘往的街,太戏剧化的场景让我们重生情愫,于是尝试着去修补先前的裂缝。我们会保持通电话发短信,我们会隔三差五去看电影开房间。但是这些似乎都没有用,我越来越清楚的看到,我们只是在机械地弥补对方的生理需要。一个配偶,这便是我们努力过后所能得到的全部,并且重点似乎在配字上。每次完事后抽着烟看着天花板,脑中一片空白。有时恶趣味来临,捡起一只用过的杰士邦打量,看着看着便恶心无比,那里面的东西就是我对她的感情,全部感情。
   
再相遇,所以再分离。

这之后是一年的空白,一如所有不上进的孩子,我尽情挥霍着短暂的青春,夜夜声色犬马。生活会很难,让它难去吧,反正我还没到面对的时候;真爱会很难,让它难去吧,反正我还没到需要的时候。报着这样的想法,抱着一夜欢娱的姑娘,嘴上笑得美滋滋,心慢慢溃烂。黑色的汁液从眼中流出,把瞳孔渲染的更加黑暗。我没有一个可以想念的人,如果你曾体会过,便知道这有多么悲哀,而且对于一个爱独自咀嚼生活的人来说,这种悲哀又要放大几倍。

我放弃了生活,所幸生活并没有放弃我。一年后在宿醉到蹒跚的凌乱脚步里,我遇到Hannah,一个双眼明亮到可以倒映星空的女孩。她微笑着递给我纸巾,告诉我要善待自己。我在惊讶过后冷静下来,然后决定去追她。命运早已替我写好所有剧本,我只是按编排好的剧情去演绎,加上一点小小的自我发挥——一束玫瑰一个戒指什么的,于是一切顺理成章的演下去:她成为我的第三个女友,也是最后一个爱的女人,这完全吻合“事不过三”的定理。
   
我该感谢她,教会了我很多东西。我开始在阳光下绽放笑容,因为她会让我把头枕在她的腿上午睡。我会穿着得体的出现在大大小小的场合,因为她会用双眼告诉我她希望我请她跳支舞。一切美好的如同除夕夜的祝愿,我在这段美好的年华里饱饮幸福而沉醉。

可我是个教条的人,在她说过的所有东西里,我学得最好的是善待自己,最终转变为自私自利。我把太多太多的身心投入到自己的梦想中,慢慢淡忘掉这个教会我梦想的人。

不由分说,她最终离开我,直到分别的前一天,她还带着希望紧握着小小的指环在花坛旁等候我的身影。可是命运写好的剧本没有任何偏差,这时它才显露出残酷的一面:当我醒悟飞奔而至时,花坛旁再也没有那个我所依赖的身影。小小的指环挂在枝头,像一封不辞而别的简短信函。我拾起它,端详良久,最后大吼一声把它抛过天际。我不想说自己有多悔恨,男人的眼泪没有女人的值钱,更换不回任何同情。可是女人也不懂,男人的依赖就像植物的根茎,一旦深埋,便在心底生根,再要拔除得花费无法估量的气力。

一场真正意义的离别,万念俱灰。

在那以后,再也不轻易触碰感情。最真实的自己像一枚礼品粽子,被层层包装,安放在心底。不再言说,因为已成往事;不再悔恨,早已被岁月抹平。剩下的只有星星点点的遗憾,像蛀虫从最里面一点一滴蛀空自己,直到灵魂都不剩下,身体成为空壳。

遇到Emily时我已经二十五岁,在政府部门上班,梳着中规中矩的头发,西服笔直挺立如台柱,领带饱满结实如麦穗。她是我的大学同学,毕业后留在这个满是回忆的城市,从事着自己分不清是喜爱还是习惯的工作,倔强而独立。

我们一见如故,吃过几次饭,看过几场电影,隔三差五相互联系一次,都有闲暇时会一起逛逛超市。
   
孤单是种状态,沉迷其中时便安于现状,一旦跳出才看到它有多可怕。早已物是人非的城市里,我们像两个冻僵的孩子,依偎在一起努力获得一丝丝温暖。我害怕孤单,这是心里话,哪怕我在孤单里沉沦了三五年,我依然无法习惯它所给予的静谧——那种死一般的沉寂,好像整个世界只剩下我,而我所需要的都已经无法找寻。
   
我们都已经不年轻,家里反复催促,朋友也搭桥牵线。一个周末,我走进银楼,开始挑选求婚戒指。

戒指很快买好,相关琐屑事宜也布置完毕。第二个周末,我单膝跪地,把戒指举到她的面前。

那一瞬间并不是名副其实的瞬间,时间就这样静静停驻原地,仿佛失去前行的动力。透过戒指的小小圆圈,我看到的并不是她喜极而泣的笑脸,而是Hannah挂满泪水的微笑。这些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流下,一滴,两滴,三滴,滴落在指环上,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可那也不是泪水滑落的声音,细微的声响源于内心深处,被蛀空的那个地方,有什么东西在慢慢渗入。于是想起Ann环着我的脖子时说的话:“我把你教育的这么好,还不是帮别人调教老公。”又想起Sunny第一次见面时说的话:“我只会记得我们的相遇,不要记得我们的分离。”最后是Hannah躺在我怀里时所说的:“我爱你多过你爱我。”这时我才发现,这些女孩早就知道我会离开,她们明知如此还是大度地爱了我。这时我才明白,原来最后得到的并不是真的感情,只是一桩婚姻。真正的感情,就埋藏在这些回忆里,在你已经不需要它们的时候,便会化成成百上千块细小的碎片,像一瓶流沙,缓缓渗入心底,从一切根源的孔洞中慢慢流逝,再也无迹可寻。

我再也没有一个可以想念的人,如果你曾体会过,便知道这有多么悲哀;而且对于一个在最美好的年华失去一切在后来的岁月里得到再多都于事无补的人来说,这种悲哀又要放大几倍。

[theEnd]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马上播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