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371|回复: 1

[原创文章首发] 走上青茵初趁拍,清风且落明月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5-5-21 22:00: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生命有多少一去不返。世界存满了节外生枝的遗憾。
一些事休说,只许岁月静默。用尽气力的生离死别,烂漫沉重,终抵不过朝夕平淡地蒸发老去。怀中最贵的不过当下容颜,聚散纷繁,热血几度如潮涨潮落,我也一直安稳。今时今日,同眼前的你相遇,我才有分外的怅然觉知那些万劫不复的失去。

走上晚春青茵时,遇见一对染了月色的眼睛。心结不解,愁深犹绝。尘埃不拂,怨极成土。我把一世的殷勤拍得灰飞烟灭。常常无人时想,自己的孤决到底也算自我成全,大抵我从来不必更多的奢侈了罢,因为每一种奢侈之上,必晾出更为华丽的伤口,我怕自己那么小心翼翼,却暴露得最彻底。

罗斯福说:我们最恐惧的莫过于恐惧本身。一刹那我沦为城堡的困兽,围困我的是我多年的自我围困。我们最热爱的莫过于热爱的欢喜。生命本没有太多余地供我们流连回首,时光有偿自不消说,可是我们却蹉跎了那么多的不舍与犹豫,心甘情愿与一生的遗憾斡旋。记得朋友说,雨后的第一场星空最美,那时的星子最为明媚饱满,像极了山河寥廓的孤芳自赏,却遗憾一直未能伫立这样的夜空下。

有时候,妥协于骨子里的自我妥协,而人生偏爱节外生枝,从此我再没有机会偿还那些错过,爱莫能助,遗憾徒有遗憾。

满路落花红不扫,春色渐随人老。闲情中人事最易委顿,方落得如斯不堪的结局。象征生活与我自相惊扰。我等待,万物于春秋中式微,年复一年的九月,免得留下我独自苍老。

如今相信我畏惧繁忙分娩过多的痛苦,原来我更惶恐身负所有不平无处可去的绝望。其实我的顽固不化也受过诸多循循善导,奈何耽费几多的言语,我将如屠场边的羊羔温顺无以复加,徒劳无功以乞刑前赦免。到底人心左右。不出时日故态复返。到底意难平,竟然是千帆辜负尽。慢慢开始读出岁月的底色,满了遗憾的意外,我不足以负隅顽抗,亦不必破釜沉舟。

计较过了几场不欢而散,我也疏懒于愈描愈黑。风雨既已,缄默也罢。暮春时节,莫若来一场嫁祸的美。陪多情柳叶安葬春花容,伊人水边开起万紫千红。把蛰伏的夏蝉偷走,知了声怕唤不出昨日的星槎过客,我又该当如何……岁月似舟,片刻成行。摆渡的尽头,殁于人生无常,原谅了所有不辞而别。

感伤的人想过。雨停之后,细细望星星。

赢得一个人的软肋。是把自己视为人质抵押。若要我典当骄傲的灵魂,来劫持某个人的软肋,我当憔悴孤苦了。人心易自我零落,我不愿捧出自己的软肋,但是生平最难的是藏住自己的捉襟见肘。何苦,既然胸中把握已不胜苍凉,埋得越深的自己,越怕现实超越了千方百计自我对付的真相——唯有自己对付不了自己。

我在这张纸上堆积了过多风雨。人生总在铅华淘洗后,静水深流,我也要慢慢告别这番晦暗。想起一句台词:你忘了道别。幕中人当不顾一切泪如泉涌……其实人生本没有再见。我们终究要习惯所有的不辞而别,因为大约有一天,我们也是这般离去。

鸡鸣冉冉升起了下一个晴天,朗朗明月照破了窗台,眼前是清风明月最后的归属。尽管晓透一切一切的有因有果,在花落的时候依然叹息,在你们离去的时候仍旧力尽筋疲。难得与自己重修旧好,不关风月,走上一毯青茵,趁着春意无限拍半池水光潋滟。只愿清风如你安稳,且落明月窗台。

【玖月之歌,荏苒欢喜】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和平年代 该用户已被删除
发表于 2015-5-27 20:34:26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马上播放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